總之就是把不能放的東西丟這來
 
 

【醉花蔭系列】藍雨澤花 05

[黃喻,盡可能不坑]

[青樓架空設定]

[私設有,不完全遵照既定青樓妓院的設定]

 [有雷,請謹慎落坑]   

=======

黃少天看著床邊靠著自己似乎累的睡暈過去的男人,他想著自己到底是甚麼時候對這個異母哥哥動了那一點岐念,最初只是單純愛纏著這個溫文如水,又待自己特別真的這個哥哥。

若不是因為張尚書一家入罪之事,造成站在張尚書那派的喻姨不得不避開黃府,為了讓黃家不被牽連也減少接觸,順便避開那些因為前後兩個夫人的兒子玩在一起而有的閒言閒語。

 

「文州哥哥怎麼好久不來找我玩了?明明說好下次要跟我玩的,而且還做好了很多很多的紙船,說要一起比賽誰的紙船更快的呢!……娘!你說嘛你說嘛、為什麼文州哥哥跟喻姨都不來呢?」

「少天,喻姨有很多事在忙的,你乖……」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黃少天一直以來跟自己溫軟的娘親總是沒有甚麼太多交集,突然回到一個人的生活,黃少天非常的不習慣,發洩似的在家裡的山水園景上竄下竄的繼續玩鬧著,但孩子總是善忘的……尤其是後來黃少天的年齡可以請教書先生了,天資聰穎的他學了半年,就可以去私塾上課了。

 

黃少天永遠也無法忘記那一天,他打著呵欠跟同級的孩子一起穿過廊下的時候,聽到了一個莫名熟悉的聲音,抬頭看去……即便身上的打扮完全不同,即使長相略有變化,但是黃少天還是能認出那個人──喻文州。

 

他的文州哥哥。

 

對方並沒有注意到下頭的自己,帶著清雅的微笑,捧著書就這麼跟著同窗一起進了讀書室,黃少天的心臟跳動的厲害。喻文州不一樣了,說不上來的改變,依然是那個笑容、那個眉眼。

 

黃少天想著,也許就是從那刻開始有了變化。

 

 

 

黃少天離開樓閣之後,喻文州總是在床上躺臥著,身體極為不舒服。當然那一部份是來自於那過於狂熱的性愛,他們在一起其實都還沒超過四個月,很少人想起來喻文州其實在這些事情上面都是生手。受過訓練跟實際上場一直都是兩回事,但是喻文州一直沒有抗議過一聲。

 

「……呃、」

 

另外一部份,則是連喻文州自己也說不上來的原因。但悶熱的天氣,加上微熱的身軀,確實很不舒坦。這情況僅只出現在黃少天離開之後的那一日,第二天就好像沒有這回事一樣,身體就恢復一般的狀態。


總之,最近各種難關,但還是要慢慢度日。

如果真的被封了,我會再找地方發吧

15 Apr 2014
 
评论(2)
 
热度(37)
© 雲端境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