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就是把不能放的東西丟這來
 
 

【醉花蔭系列】藍雨澤花 07

[黃喻,盡可能不坑]

[青樓架空設定]

[私設有,不完全遵照既定青樓妓院的設定]

 [有雷,請謹慎落坑]    

這章刷劇情沒有肉,等睡醒再來補發08 (肉)

====================

「你這樣瞪著我也沒用的。」君莫笑揮揮手讓四周服侍的人都下去之後,直瞪著那快把自己戳出兩個洞的黃少天。「你還要多感謝感謝我,如果不是我來得快,把你文州哥哥說的極有價值,只怕這種書香門第出身的小公子的床早就千人躺萬人踏了。」

「當朝神秘的第一宰相葉修跑來當調教師,我怎麼想都覺得不單純啊,而且既然你這麼會想,怎麼不乾脆讓喻文州脫罪,或是乾脆掩飾一下別真的碰他啊,宰相大人。」黃少天沒好氣地坐下來,嘴上倒是回的更加迅速。

「那是不可能的,先不說你爹的問題,這次的事情牽連甚廣,你黃家跟喻夫人都牽連的過深了,上頭那位可不只是罰你爹,而是痛打這個國家的世家體系。至少喻家這下真的是連根拔起了,能留著喻文州的小命已經算不錯了,你自己也很清楚的。」君莫笑──也就是葉修說完之後,立刻把自己的耳朵蓋住。

「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個小皇帝做事都不會跟我們商量一下的嗎!這麼大的動作也不稍微知會一下,我操,文州哥哥要是真的被怎樣了我明天就反他!看我敢不敢!」黃少天手握拳用力的在桌子上捶了捶,石心木的桌子就這麼被敲上了兩個窟攏。然後氣又消了去,講話聲音轉小了點,「雖然這是、這也是我的錯,是我顯露了太多私慾,但也許如果不是這樣我也得不到他。」

「這個我倒是覺得你沒想錯,喻文州那小子精的很,我並不認為他會一點也沒準備就來到這裡。」葉修這便算是安慰了,重新點了新的菸草,「不過,看到他那個反應,我也很難說他對你毫無感情。」


黃少天抬起了頭看著那個眼睛盯著煙管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可思議地看了過去,他是一直很喜歡喻文州沒錯,他也曾經向喻文州表示過自己的感情,雖然那是在彼此都不在這個地方的時候。


「你也看到了,他那個高熱昏迷,那個狀態,我以前在給他訓練的時候,都不曾有過,嘿、別瞪我,調教的過程必須有人見證,我也是不能讓人看出端倪的。」葉修吸了口煙後之後緩緩地說著,「同樣的狀況我在別的地方看過,那是心病,他肯定對你感情非比一般才會如此困擾。也許連他自己都不想正視這件事,當然這只是推測。這份感情也可能只是對於血緣兄弟上的罪惡感。」

「哈哈,」黃少天苦澀的笑兩聲,「我能看的出來,他很掙扎,就算是這樣,至少比過去甚麼都沒有的好。這樣也好。」

「……你就是一直在喻文州這件事上這麼過度,上頭才會一直捏著你這弱處。但有私心總比一點弱處都不讓人抓,至少你的境遇可比我的好多了。伴君如伴虎……」

「葉修……」

「好了,在這裡倒是無妨,但在外頭可別這麼叫我,還是喊我君莫笑吧。」葉修笑了笑。「說來奇怪,『葉修』從未在任何公開場合露過面,喻文州也不曾與我照過面,但我總感覺他認得我。」

「……文州他啊,哥哥他若是知道了,那也沒關係。」黃少天推開了窗戶,外頭的冷風吹了進來。「他肯定不會做任何真正會讓我受到傷害的事,雖然會惱我、會對我發脾氣,甚至不理我。不過他總是最良善的,至少在我的事上,他總是如此真誠。喻文州不是爛好人,卻也不會是壞人,他若是知道多半也只是因為他想知道,或是他早就知道,但他嘴緊,這點我可以保證。」

「好。」


黃少天看著葉修那狀似閒散的模樣,一瞬間有些同情,但轉個念頭葉修何許人也,真的有甚麼困難自己多半也被坑的妥妥,這麼一想,黃少天又恢復往常跟葉修相處的態度。


「話說回頭,喻公子的脾氣可大著,雖然料想你也不會做什麼過分的事,不過感情這件事,攻心為上,絕不可凌辱──」

「我知道。雖然嘴上我說的難聽,但到目前為止,我從不曾真正踩到他的底線。」黃少天歪歪脖頸,苦笑道。「我可從來沒有真正折辱於他,只是……有些東西一但到手了,確實很難控制。況且現在還不是時候,以後……以後若是他想報復我,我倒也能遂他心願,只怕他連這些感情都沒有。」

「以我觀察起來,多半便是你說的如此,這世上多半不會有比你更懂這人心思的了,那麼感情的事我也不多嘴了,他身體的高熱現象,估計也是得用你們倆才知道的方式解。由七情六慾生的心病,外人可是插不上嘴的。」


黃少天擰起了眉。對他來說,外頭的那些風風雨雨,都比不上他此刻對喻文州的掛心。


「今年由我參加花魁賽藝?」


喻文州聽到藍雨的老嬤嬤錢來通知的事略顯驚訝,但同時靜下了心,醉花蔭三年一度的花魁賽藝確實除了自己這個霸佔了頭牌花名的人參加之外,其他人並不是特別合適。說來好笑,自己這花名也許是整個藍雨樓裡最突兀的名號了。索克薩爾這個花名,最初確實是一個異族人的名號,銀髮碧眼、姿色絕佳只是跟現在的喻文州不同,那個人是個男倌。


「我知道了,我會準備的。」喻文州點了點頭,從櫃子裡拿了一個裝著銀錢的香囊放進老嬤嬤手中。「是否在詩、歌、舞、樂擇一即可?」

「是的。」

「我會好好準備的,如果有需要的話,還請您多多關照。」

「這個自然、這個自然!」


黃少天不來的日子,花樓的這處就跟底下的喧囂完全就是兩個世界,喻文州踱步到窗邊,他就是個被圈養在深處的小倌,如果黃少天不來,每天的日子就是這麼平靜。不用多想著跟自己的兄弟有染,不用困擾自己的心到底怎麼想的。


「公子,黃大人那送來了湯藥。」外頭的小廝端著一個托盤進來。

「擺著吧。」


那托盤裡是黃少天給自己調養身體用的藥,喻文州冷著眼看著那褐色的藥汁,他對這個藥汁太熟了,那是他一直以來服用的給自己調養的用藥,之前那次在黃少天面前暈倒之後,不知道是否舊時的人告知了黃少天這件事。


「黃大人說得看著你喝下後再覆命,希望公子不要為難我們。」

「唉,拿過來吧。」


喻文州捧著藥碗一點點的喝著,而這溫度剛好是他習慣的溫度,喻文州挑眉,一點也不著急的縮在倚欄邊的躺椅上,慢條斯理的喝著。有一口沒一口的把這一點都不苦的藥湯喝完了。


「好了,這樣可以了吧。」

「非常感謝你,這就回去給黃大人告知。」

「好的。」



tbc

19 Oct 2014
 
评论(33)
 
热度(23)
© 雲端境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