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就是把不能放的東西丟這來
 
 

【醉花蔭系列】輪迴艷花 01

[江受,主周江,坑系列]

[青樓梗,有雷,慎入]

[小周是用槍的男倌,江副是訓練男倌的特殊訓練師]

 

 

輪迴樓,這裡是醉花蔭難得一處,以男倌花魁聞名的花樓。男倌,顧名思義就是以前頭的性器服侍他人的男妓。今日樓裡依然人聲鼎沸,花魁周澤楷正在接著自己今日最後一個客人,挺動著腰部,將長槍只往著那據說是今年狀元的青年身體深處撞去,帶著一點痛楚的甜膩喊聲盈滿了整個房間,直到一個深頂那被操的男人已經倒在床上喘著氣,就這麼暈了過去。

周澤楷抽出自己還堅挺的男根,拿下一旁衣架上的衣服批上,就朝外走去。外頭待命的奴僕立刻準備進門,將客人的事後清理處置好。

 

「……小江呢?」

「江訓練師人在給新來的男倌備課呢,在……」

 

話沒說完,周澤楷抬起一手便走向內院去了。

江波濤。很少人知道,輪迴樓裡的幾個男倌花魁都是由這個訓練師帶出來的,包括周澤楷。訓練男倌的訓練師自然有一套獨門的房中術,讓男倌盡可能金槍不倒,勇猛持久。不過這也導致男倌不容易洩火,周澤楷風風火火的來到了內院裡的一個獨立出來的小房間,還沒進去就聽到了裡頭的聲音……

 

「嗯……做得很好,就是那、啊嗯……是、這樣……」

「呃……」

「用力、乖孩子……對,很好。射吧──啊啊!」

「唔嗯!」

 

新來的男倌已經培訓了一個星期了,周澤楷聽著裡頭的聲音,默默的想起來過去在這間房間裡跟江波濤訓練的日子,痛苦卻又甜蜜的尋求著快感的極致。本來就還沒瀉火的那處正加脹的發痛了,伸手敲了敲門。

 

「……是我。」

「嗯?小周?進來吧……」

 

周澤楷推開了門,就看到孫翔正從江波濤的身體裡退出來的景象,兩人對看了一眼,已經不像過去剛來的時候那般像有仇般的視線,孫翔哼了一聲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而衣衫不整的江波濤坐起身,衣服要掛不掛的在手臂上,胸前那深紅的乳尖跟底下沾著濁液的模樣,不知是已經訓練了多久……

 

「小江,幫我。客人暈了……」

「欸?好吧好吧、又是那位吧?」

 

江波濤伸手捧著周澤楷的男根,舌尖在那前端上打著圈,然後口一張一吸,周澤楷已經脹紅著臉,差一點就要忍不住狠頂江波濤的口腔,不過訓練良好的男倌不會做出這樣失態的行為,但,跟剛才自己奮力的挺動卻洩不了火不同,周澤楷知道自己就快了。

 

「唔唔、」

 

周澤楷一口氣噴在了江波濤的嘴裡,扣著人的頭不讓人移動。直到放開,濁液混著江波濤的唾液被吐了出來,說不出的淫穢。周澤楷喘著氣靠向了一旁的床柱上,剛培訓到一半的江波濤也是有些喘的狀態。

 

TBC(?)


21 Jan 2014
 
评论(9)
 
热度(54)
© 雲端境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