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就是把不能放的東西丟這來
 
 

【醉花蔭系列】藍雨澤花 01

[黃喻,盡可能不坑]

[青樓架空設定]

[私設有,不完全遵照既定青樓妓院的設定]

[此篇帶有一點葉神訓練喻文州的段落(之後不會有)]

[有雷,請謹慎落坑]


※倌樓:官方開設的妓樓,有嚴格的買賣規定。流籍倌人的戶籍所在。

※私苑:私人開的妓院,龍蛇混雜。

※流籍:特指終身不可脫離妓、娼、倌…階級的人。

 

[黃喻]

1.

這一切的都是錯誤。

喻文州看著追著自己而來的同父異母的弟弟,他並不感覺有解脫的感覺,結果這一段分離的時間,並不足以讓黃少天斷念,眼前的桌子上正散落著黃少天隨手一扔的黃金。那是喻文州的買斷金……自此之後,宣示著醉花蔭的新頭牌還未公開招標初夜,就已經被人包下了。

 

「哥哥,好久不見了。」

「少天……」喻文州本來對未來的算計,此時變得一團混亂。

 

 

 

醉花蔭──這是這個國家不分晝夜最人聲鼎沸的場所之一,這裡是風月場所,是只要有金子就能來享樂的地方,不過跟一般的青樓妓館不同,醉花蔭是全國最大規格的官府營運的玩樂之地。甚至明訂了許多特殊的規則,尤其是裡頭幾個樓的花魁,那都是曾經出身清白的權貴之子,落籍之後選擇了這條路。

輪迴樓裡的第一花魁周澤楷,身為男倌不管是那英俊挺拔的長相,還是那一桿長槍與強悍的技術號稱不論男女都能達到欲仙欲死之境。若要找得是長相清秀的小倌,那更是多得令人眼花撩亂,百花樓、藍雨樓還有這幾年竄紅的興樓。

 

花魁不見得是賣身,還有賣藝的。

雖然落籍之後若成為倌人必須將初夜掛牌賣出,但之後若能夠每年上繳足夠的銀錢,流籍的小倌可選擇不賣身,當然,這數字並不小。這筆上繳錢被稱為買斷錢,一年買斷一次,直到倌人三十五歲那年,這是這些人身體老去不再有價值的年歲,可尋求一戶人家依附在姓氏之下,雖然仍然不可做尋常職業。

 

 

 

喻文州被訓練師抱在懷裡,一邊聽著落籍之後的各種事,一邊忍受著身體裡的玉勢,進來藍雨樓已經半年,從手指大小的到現在這東西,從一開始的噁心想吐到現在已經能帶著一點微紅的臉頰,其中自然有著不為人知的折騰。

被稱為君莫笑的青年看著喻文州的神情笑了笑,手指輕點了點他的唇,喻文州立刻順從的從那指尖輕舔,然後緩慢而仔細的含住那手指。

 

「做得很好。你的初夜掛牌在即,順從總不會太多折磨。」抽出了手指,君莫笑只是笑了笑,訓練師有著很多規矩,尤其是訓練承受方小倌的,當然最主要得一點便是不可以『弄髒了』商品,所以所有的訓練過程中,絕對不可以自己的性器插入小倌。

「嗯……」喻文州也帶著笑,這條路是他計算過利益得失之後的選擇。「我知道。」

 

靠著一旁的倚欄扶著虛軟的腰自己站起身,小倌的衣服輕飄飄地好像遮了甚麼又好像沒遮住甚麼,光是習慣這種衣服就花了不少時間,只是喻文州從來沒有說出口,在外人看來,他甚麼也不曾說過一個字,叫過一點苦。

 

只是沒想到三天後,黃少天──就出現在他的面前。

買下了他的初夜,並且……買斷了他。喻文州望著那半年不到就出落的英俊挺拔的青年,在他朝著自己伸出手的那刻,努力的忍下想退後一步躲避的反應。雖然為了抬高初夜的價錢,喻文州幾乎一天一次的總要出現在對自己投射這種眼神的人們面前,只是他沒有思考過會在黃少天的臉上見到這種眼神。

 

那意味,黃少天並不是為了兄弟之情才過來這裡的。再者,他們之間能有甚麼兄弟情,對現在的自己而言,黃少天只是尋花客。

喻文州深深地嘆了口氣,然後勾起了淡淡的微笑,就著還在大廳的狀態,忍受著黃少天撫摸著自己臉頰的舉動,不過,至少不噁心。


TBC
奔跑~

21 Jan 2014
 
评论(8)
 
热度(49)
© 雲端境界 | Powered by LOFTER